圣堂风云

  • 节目ID:3000071
  • 分类:电视剧
  • 类型:传奇
  • 导演:刘一志
  • 国家:中国
  • 演员:吴奇隆(中国台湾) 李依晓 李威(中国台湾) 贾青
  • 年代:
  • 集数:30  单集时长:46
节目概述

上个世纪二十年代的大上海,局势诡谲多变,列强划界,日本虎视眈眈。雷惊涛和柳光夫分管商界和银行界,为了各自利益,展开激烈争夺。柳莫原、黎介扬和江至豪是失散多年的结拜兄弟,他们虽然分属不同阵营,却抱着共同的理想――希望有一个和平、幸福的未来。上一辈的争夺冲不垮兄弟间的情谊,他们合纵连横,开始了一次又一次惊心动魄的行动,而女警员宋晓荷、雷惊涛之女雷茵茵的出现,为残酷的斗争增添了几抹亮色。日本间谍段霓裳受命潜伏在三兄弟身边,屡屡破坏他们的计划。日军大举进犯上海,莫原和介扬为了少些生灵涂炭,挺身而出,甘当人质;江至豪也要在深爱的女人段霓裳和民族大义间,做出痛苦的抉择。乱世下的三兄弟,为了理想、同甘共苦,开始了新的奋斗……

分集剧情

第1集

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在时局动荡不安的上海,某天夜里日军走私的一批军火被劫,下手的正是银行界大佬柳光夫的义子柳莫原。胜和商会会长雷惊涛的儿子雷海成也在觊觎这批军火,不料莫原当着他的面炸掉了卡车。雷海成失望而归,实际上莫原已偷偷将军火掉包。日本人中村一郎为调查军火遗失一事,让警察局长欧楚汉协助,欧找来柳光夫和雷惊涛,三方对质,不欢而散。 胜和上会旗下金砂娱乐城的小伙计黎介杨经常照顾宋晓荷家的金创药生意,这天介扬依旧帮宋家卖药,不曾想被洋人嘲弄,被介扬一顿痛打。晓荷得知警局正在招考女警,为了不让父亲辛苦卖艺,她决定去报考。途中,晓荷帮人抓住了一个小偷,因此顺利被警局录取。而她狼狈追小偷时,偶遇了莫原。 段霓桑是柳氏旗下“夜上海”的大歌星,柳光夫准备投资电影公司,并栽培她成为电影明星。

第2集

因抢夺军火,雷海成因对柳莫原心生不满,于是背着雷惊涛,派人在柳家电影公司开幕时大开杀戒。三轮车夫江至豪奋力保护段霓桑,柳光夫被介扬打伤。警方赶到时,宋晓荷惊见黎介扬也在其中,非常失望,却又不舍将他缉拿。警方极力通缉黎介扬,介扬躲在废屋中,晓荷的弟弟晓松把家里所有能偷的食物都给了介扬。 介扬满以为雷海成会搭救自己,不想一起参与行动的长贵、福生已经被警局收押,雷海成虽被警局调查,却安然无恙。雷海成的洋人律师指认晓荷和介扬是同伙,因为此前介扬曾在街上对他无礼,晓荷百口莫辩,开始遭到警方调查。另一方面,雷惊涛得知此事是由海成指使,感到非常气愤。 柳光夫的军火买家杨督军,因战败逃命,失去了消息,于是正积极寻求购买军火的其它买家,想赶紧脱手,柳莫原则建议卖给国民政府。

第3集

军火的消息走漏,莫原建议光夫改变运送路线、仓库地点,同时也揪出了走漏消息的阿明。宋晓松偷偷送饭给黎介扬时碰到抢匪,却也意外发现军火藏匿的地点。 晓荷因介扬的缘故,在局里饱受委屈。刚好遇到莫原到警察局里办事,便带她出去散心,令晓荷开心不已。 海成在找介扬的下落时得知,莫原竟到警局将长贵、福生保出,气得直跳脚,却不晓得莫原正在计划如何“借刀杀人”。柳光夫派手下老六到宋家找出介扬,混乱中将晓荷最珍贵的首饰盒弄坏,晓荷误以为莫原是在利用她逼出介扬,感到心灰意冷。 介扬跑去找海成讨公道,海成将所有事情嫁祸给莫原,介扬忿忿不平地跑去找莫原报复,意外看到车夫江至豪胳膊上的伤,让他想起小时候结拜的三弟。但至豪似乎对那段过去没有记忆。介扬最终还是被抓进警局,惊涛从他口中得知了军火的下落。

第4集

雷惊涛取得军火后,再次与光夫谈判,他赏识介扬的义气,让他在金砂娱乐城担任重要职位。而莫原也正暗自计划,如何抢夺这批军火。 晓荷得知莫原暗中帮了她许多忙,特地去找莫原道谢,霓桑正巧撞见,醋劲大发,赶走了晓荷,莫原明确对霓桑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介扬仍旧想确认江志豪是否就是当年失散的结义弟弟,志豪却不记得自己有哥哥。介扬回想起过去与母亲走散的童年往事,不禁痛哭失声。 军火运送至码头的当天,莫原和海成两派人马抵达仓库时,却发现军火不见了。海成认为是莫原黑吃黑,于是强押他回去逼供。光夫和惊涛各执一词,双方都想调查这批军火的下落,而此时中村一郎已经掌控了军火。

第5集

因军火失窃一事,介扬带着手下弟兄,每天到“夜上海”舞厅闹事,晓荷挺身而出,帮莫原解了围。莫原为了答谢晓荷,请她吃饭。第一次到西餐厅的晓荷,在优美的旋律和浪漫的气氛中,深深地被莫原所吸引。晓荷的父亲宋伯开始担心,怕女儿真的爱上与自己地位悬殊的莫原。而一直心仪晓荷的介扬在门外听到连宋伯都觉得莫原条件好,只能黯然离去。 张宗昌的副官姚作义来到上海,向柳光夫要军火。在光夫的授意下,霓桑前去陪姚作义吃饭,姚作义被美色吸引。光夫瞒着所有人,私下将军火暗中交给日军的幕后黑手,另一方面,也让莫原将军火在中村一郎的消息告诉了惊涛。

第6集

上海工商总会募款餐会上,霓桑让惊涛大为惊艳,惊涛渐渐掉入光夫所安排的诡计中。 莫原看见布告栏上张贴的公告,得知须与国民政府从广州派来一名情报人员“二马”会上一面,告知二马军火的去向。雷惊涛和姚作义也都在关注这批军火,同时霓桑奉命跟踪二马,最终却也跟丢了。 海成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派介扬到日军仓库抢回军火。 莫原知道光夫利用霓桑牵制惊涛,似乎意识到霓桑不是简单的女子,于是来到霓桑家想弄清楚。不料莫原前脚离开,好色的姚作义后脚便来到霓桑家,江至豪见姚作义要欺负霓桑,失手杀了他。警方为了找寻凶手来到现场,却发现了莫原的手表,莫原百口莫辩,被抓进警局拘留。

第7集

晓荷以为莫原和霓桑的关系非比寻常,心里不是滋味,而霓桑却为至豪不顾危险英雄救美的举动而感动。 雷家大小姐,雷茵茵衣锦还乡,雷惊涛和海成开心地迎接她的归来。 惊涛接到阎大帅的电话,开始怀疑姚作义的死跟那批军火有关,搞不好是光夫在暗中搞鬼。 晓荷因莫原和霓桑的事独自在家喝闷酒,介扬看了心疼,却也不得不向宋晓荷道别,因为晚上要参加到日军仓库抢回军火的行动。 日军仓库外戒备森严,二马同时也现身在仓库内,与介扬交手,中村一郎发现有人闯入仓库,于是放出假消息,误导他们运送军火的时间。 馒头为了告诉莫原最新情报,利用偷烟被关进拘留所,与莫原交换情报。馒头准备回去跟二马报告时,被黑龙会的人追杀。黑龙会直捣国民政府情报站,将情报人员都杀了,馒头在死前将情报告诉了二马。

第8集

大家都误以为中村要运送军火的当天,二马和黎介扬两派人马,都想抢夺这批军火,二马极力想阻止介扬,希望他不要继续介入。打斗过程中介扬意外发现二马是女儿身。 莫原出狱后,回情报站,发现馒头等人死状凄惨,他悲伤得无以复加,起身后赶往军火运送现场,发现大家中了中村一郎的圈套,情报员死伤惨烈。晓荷随着警方赶到现场,莫原为救晓荷中了枪伤,晓荷连忙将莫原带回家包扎。 警方在现场发现了福生的尸体,认为介扬是此案的重要嫌疑人,直接到雷家搜人,茵茵见状赶紧将介扬藏起。

第9集

介扬回到宋家,看见晓荷正在照顾莫原,又失去长贵的消息,心情低落地跑去喝闷酒,茵茵心疼陪着介扬,直到他心情平复。 日本剑道馆开幕当天,二马为了替弟兄们报仇,准备刺杀中村,莫原却出面阻止。介扬误以为二马是造成福生惨死的凶手,在街上遇到二马,两人一阵追打。油条误以为介扬是情报人员,介扬也顺水推舟,想套出二马的行踪。 中村和徐延芳约在茶楼,希望徐家能一同投资百货商城,另一方面,中村要霓桑利诱惊涛一同出资,但遭惊涛断然拒绝。 除夕夜,柳莫原跑到宋家送礼,并将晓荷的首饰盒修好归还,介扬愤而离开。回到雷家,茵茵见介扬在除夕夜独自一人,并邀请介扬一同吃团圆饭。席间向父亲要求,希望将介扬派为自己的贴身保镳。

第10集

莫原和晓荷吃过年夜饭后,散步在街头,浪漫的气氛中,莫原吻了晓荷。而茵茵则是无时无刻缠着介扬,藏着一种暧昧情素。 中村威胁霓桑不惜出卖身体,都要惊涛答应投资百货商城一事,霓桑内心虽挣扎,但为了在日本的家人,不得不做此决定。 莫原发现介扬装成情报人员接近油条,便叫油条告诉介扬,二马先生已经离开上海了。 霓桑让惊涛掉入美人计中,成为了惊涛的情妇。海成将此事告诉莫原,企图挑拨。霓桑也亲口向莫原承认,但内心却百般无奈,一旁默默守候的至豪也非常痛心。

第11集

惊涛正面向光夫表态,霓桑从此以后离开“夜上海”。 介扬正在回想今天油条说的话时,正好看见二马从茵茵房里出来,马上追上前去。二马机警逃走,介扬要茵茵多注意安全,却不知茵茵便是二马。 莫原再次要求晓荷帮忙张贴布告,却让晓荷误会莫原真的是为百姓的健康着想,匿名张贴祖传药方,于是赶紧也将自家的祖传秘方给了莫原。 霓桑假装担心自己歌女的身分会连累惊涛,假意准备回乡下去,惊涛心急挽留,霓桑藉此向惊涛提起自己想投资百货商城的事。惊涛决定为了留住霓桑,打算卖掉金砂娱乐城准备资金投资,但却引来海成的极力反对。 介扬一心想到布告栏前,却发现晓荷正好来贴布告,介扬告诉晓荷,这是国民党的情报,让晓荷摸不着头绪,在一旁的茵茵,赶紧拿起布告,知道了今晚刺杀中村的计划。晓荷抱着疑问来找莫原,莫原向晓荷承认,他的另一个身分即是国民政府的情报员,让晓荷对他更多了份崇拜,并决定与他共患难。

第12集

中村纪录片电影开拍当天,刺杀计划一切都准备就绪的同时,茵茵却见到介扬在片场,想将他引开。中村警觉到有埋伏,不料光夫为了惊涛投资徐延芳一事,突然出现,向中村质问,让莫原无法直接下手。此时,霓桑领着黑龙会杀入片厂,莫原假装掩护中村离开现场,最后将中村带到“夜上海”,中村惊觉不对劲,但为时已晚,莫原刺杀了中村。 茵茵和介扬回家后,正好撞见惊涛,茵茵赶紧解释,因自己爱凑热闹,才让介扬受了伤,惊涛望着两人背影,似乎看出什么端倪。中村死在“夜上海”,柳莫原被认为是最大嫌疑人,莫原当时被砍伤,也有晓荷送他去医院的不在场证明,让警方不知如何是好。日本公使胁迫市长,勒令“夜上海”停业。柳光夫不满被栽赃,要求警方也应该去调查雷惊涛。

第13集

莫原担心光夫栽赃给惊涛,会连累了霓桑,担心她的安危,想安排她离开上海,霓桑不要莫原因同情她而关心她,要莫原往后就当作不认识她。在茶馆外头,晓荷刚好撞见莫原和霓桑在街头争执。莫原见晓荷脸色不太对,向她解释和段霓桑的关系不是她所想那样,便建议一起出去逛逛,带晓荷买衣服、相馆拍照、逛首饰店。 警方掌握线索,全面通缉二马,二马答应从此离开上海,但也警告了莫原,不要牵连无辜之人。警方为了找出二马的下落,要求女警假扮妓女引诱出二马,晓荷自告奋勇,不料被日军抓走,还好莫原及时出现营救。霓桑见莫原护着晓荷,内心嫉妒失态,莫原直接了当地表明自己对晓荷的心意,让晓荷不敢置信。光夫知道晓荷得罪了日军,怕莫原和晓荷的交往会影响他和日本人的生意往来,于是约晓荷父女吃饭,让她自动断绝与莫原的关系,莫原知道了此事,赶忙出面制止光夫。

第14集

长贵养伤结束后,回到金砂找介扬,才得知福生已死的消息,但长贵仍向介扬感谢,在他受伤这段时间,派人送钱到他家去,介扬不解,于是想去查出送钱的老冯究竟是谁?未料,老冯竟是茵茵。茵茵痛苦泣诉,希望介扬拿着梅花胸针到警局举报她,介扬见状,忍不住满腔激动心疼,两个人抱头痛哭。 莫原带晓荷到金砂娱乐城,没想到每局都赌输,但最后公布宾果彩得主却是宋晓荷,两人兴奋不已上台领奖。离开金砂后,沉醉在得奖喜悦中的晓荷,却在此刻听到莫原告诉自己,因为身分地位的不同,未来是不可能取她为妻,但若晓荷愿意接受的话,仍然可以私下与她约会。晓荷一脸伤心愤然,看着莫原断然离去,忆起过往的点点滴滴,眼泪夺眶而出,一旁的介扬追上莫原,给了莫原教训,但莫原并没还手,反倒要介扬好好照顾晓荷。 日本人为了收买海成,帮雷海成付了烟馆的帐,但海成明白有诈,主动与他们谈条件,让他们以为介扬是杀害中村的凶手。

第15集

日本人以为介扬是杀害中村的凶手,于是派了黑龙会的人绑走晓荷,为的就是引诱介扬出现。 解救晓荷一事,茵茵着急想帮忙,却被介扬拒绝,于是私下去找莫原计划,暗中撘救了介扬和晓荷。介扬待在宋家,照顾了晓荷一夜,隔日,晓荷听介扬述说着他和茵茵平时相处和吵架经过,见介扬烦恼不安郁闷,晓荷逐渐看出端倪,发现介扬心里喜欢着茵茵,正当两人笑闹的同时,莫原来到宋家门外,见到此景,他便将手中装有玉坠子的小盒,放在门口,转身就走。晓荷收到玉坠子,回想起和莫原在首饰店的对话,马上拿去归还,顺便将之前莫原留下的手帕也一并归还。 海成安排佐藤假扮成东北生意人袁某,与惊涛谈金砂娱乐城的买卖,惊涛与袁某相谈甚欢,于是马上决定了这笔买卖。惊涛从徐延芳那得知,圣心小学的修女并无意愿卖地,却又担心徐延芳无所不用其极,于是将买地一事揽在自己身上。

第16集

海成因觉得自己在雷家地位被霓桑威胁到,对她心生不满,于是希望光夫能与自己合作,向日军举报霓桑即是杀害中村的凶手。 光夫为了不在日本人面前留下黑名,听了海成的话,不料,霓桑却是日军卧底,不仅海成感到非常意外,也让光夫在日军面前颜面尽失。佐藤利用此事,交派更多任务给他们,并要他们共同合作。 莫原察觉购买圣心盖商城的计划,是日本人的圈套,于是提醒了茵茵,并阻止介扬出面购买圣心原址。茵茵也接获广州秦主任的线报,秦主任要他们不计代价,保住圣心,随即被黑龙会杀害。

第17集

茵茵怕再次拖累介扬,便要介扬好好晓荷在一起,介扬听了,只好向茵茵表明自己的心意,茵茵的内心却是十分复杂。 惊涛独自坐在书桌前仔细端详一张偌大的地图,书房外,霓桑从窗缝中偷偷观察着惊涛的举动,待惊涛离开书房后,霓桑便悄悄将地图取走。霓桑将偷来的地图交给佐藤,也告诉佐藤,惊涛似乎开始怀疑她。 惊涛来到码头仓库的一面墙前,而另一头,莫原也正在告解室内发现一面墙,疑惑的望着这面墙。惊涛回家后,发现地图不见了,突然想通了一些事,于是叫介扬通知胜和商会的掌柜们,要召开退位大会,并告诉介扬此次与徐延芳的买卖有鬼,自己将一个人扛下。 胜和大会当天一早,惊涛独自前往浴场,慢慢回忆起认识霓桑的过程,似乎一切都了然于胸。霓桑此时来到烟馆找海成,但海成却浑然不知惊涛将退位一事,于是霓桑便在一旁搧风点火。海成直冲澡堂质问惊涛,一气之下唆使熊飞杀了惊涛。 惊涛死前曾留下凶手线索,霓桑看出海成的担忧,将凶手线索解读成是莫原,介扬于是跑到圣心想找莫原报仇,却意外发现他们当年结拜的“钱宝盒”。

第18集

介扬与莫原原来正是当年结义的兄弟,两人终于得以相认。 晓荷跑到浴场搜证,意外发现事发当天,当班小弟已辞职回老家,于是与茵茵一同去找他,才得知是浴场老板和海成,要他封口并回老家。而霓桑因惊涛死后,没立场继续待在雷家,于是向茵茵道别后,转向投靠至豪。 茵茵找来海成,厘清事情的真相。此时,介扬带着刚相认的莫原回来,大家从头推演起,发现霓桑嫌疑甚大,觉得她与日本人的关系匪浅,于是介扬和莫原设下圈套,引霓桑出来确认她的身分。 吃着霓桑做的剁椒饼,似乎让至豪回忆起过往种种。霓桑为了过平凡的生活,找了份洗碗筷的工作。 介扬想起惊涛死前的遗言,找到了至尊九龙印,海成气愤之下,说出了惊涛就是自己唆使熊飞杀的,茵茵始料未及并将海成赶出家门。介扬顺理成章的成了继任的会长。 晓荷和冬梅正在圣心前面义卖糕饼,刚回上海的柳夫人刚好来到这,却遇上抢匪,晓荷见义勇为,帮柳夫人抢回了包。

第19集

柳夫人为了答谢,请晓荷到咖啡厅,言谈过程中,柳夫人对晓荷感到非常喜爱,想将他介绍给莫原,却不知他们曾是一对恋人。 海成被赶出家门后,投靠佐藤和徐延芳。介扬找徐延芳谈撤股,徐延芳开出条件,若介扬不支付尾款,不仅头款会被没收,连码头的权利也一并被接收。为了凑足尾款,莫原想出了抢自家银行的对策,抢劫过程中,却波及到宋伯,宋伯因此受了伤,但宋伯明白介扬和莫原是为了不让日本人得逞,感到欣慰,也了解莫原之前的苦衷。 介扬将尾款付给了徐延芳,让徐延芳顿时哑口无言,再到圣心一看,发现有善心人士捐了金条,圣心也不再需要卖地。而光夫因此事一出,不仅没现款可供佐藤买地,更被茵茵追讨债务。 晓荷决定辞去警察的工作,计划和家人一起搬到乡下疗情伤、过安稳的生活。

第20集

佐藤为了买圣心不成的事,对光夫臭骂了一顿,而海成更是落井下石,来到银行门口怂恿群众抗议,光夫一边忙着找人周转,一边又得应付抗议群众。 晓荷在与同事道别时,发现抢匪留下的证物,竟是莫原的手帕。 霓桑独自走在街上,若有所思,突然灵光乍现,想通了莫原的身分,于是来到光夫面前,给了他一些线索,请他可调查莫原与抢劫银行的关联。光夫派人暗中调查,并绑走圣心的小孩,想藉这事来逼出抢匪,好确认莫原是否就是抢匪。 晓荷为救莫原受了重伤,莫原非常自责,一直陪在晓荷身边照顾他,直到晓荷醒过来,并互吐心意。 佐藤知道抢匪是莫原后,光夫向佐藤请求将会亲自解决莫原,毕竟父子一场。带着沉重的脚步回到家后,却发现夫人得了肺痨病,让光夫更是沉痛难受。 等到晓荷再次昏睡过去,莫原仍然记得自己对宋伯的承诺,为了不拖累晓荷,所以再一次欺骗她。

第21集

莫原回家向光夫自首,光夫虽然气愤,仍下不了手,只好将莫原赶出家门。 霓桑决定与至豪结婚,甚至要求佐藤在完成杀莫原的任务后,就得让她回老家与家人团聚。霓桑埋伏在莫原家附近,一见到莫原,二话不说朝着莫原猛攻,介扬和茵茵出面帮忙,突然,至豪飞身过来,被莫原踢飞在地,后脑重重撞在地上,霓桑见状赶紧扶着至豪逃走。 茵茵故意安排晓荷和莫原见面,希望他们能够将误会解开。莫原与晓荷将一切说开,重新复合,介扬和茵茵也求宋伯给他们两在一起的机会。 柳夫人碰巧遇到晓荷,柳夫人得知她和莫原和好,非常开心。霓桑约柳夫人和莫原来到咖啡厅,霓桑用沾有毒针的戒指,让莫原中毒,直等到叙完旧后,介扬和茵茵知道莫原将遭到不测,赶去救他。此时至豪想起过去,要去找介扬相认,却看见两人匆忙离开,只好尾随。霓桑一刀要往介扬身上刺时,至豪为了救介扬,用肉身挡了这一刀,也让所有人不解,霓桑趁一团混乱之际,匆匆离去。

第22集

至豪醒来后,和介扬、莫原相认,介扬劝他一定得离开霓桑。 佐藤利用霓桑对家人的思念,拿了个平安符给霓桑,霓桑为了家人,只能放弃一切旧情,,离开至豪家,继续为日本工作。佐藤要求海成将胜和的码头权利书交出来,海成与佐藤交换条件,只要他重新回到胜和。 光夫的银行破产,连家里也被查封,柳夫人病倒,老六跑了,柳光夫知道自己已失去一切。莫原只能要求介扬收留自己的干爹、干妈,希望能陪柳夫人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介扬担心光夫会再次与日本人合作,伤害莫原及大家。 胜和码头的爆炸意外,让介扬发现仓库内有一个地道,莫原认为胜和码头和圣心有一定的关系,才让日本人如此想占有。胜和码头权利书是在海成名下,莫原想请海成让出权利书,海成想利用这点让自己重回胜和,当上会长。 海成觊觎霓桑,他利用至豪来威胁霓桑就范。痛苦的霓桑不知不觉地走到至豪家门口,至豪这时正好回来,霓桑痛哭失声,不愿失去她唯一能相信的人。

第23集

至豪和霓桑两人决定暗中交往,不让介扬和莫原发现。 光夫因之前卖掉夜上海,正好有笔钱可以来让胜和渡过危机。不料胜和账房突然间失火,柳夫人在其中受了伤,茵茵认为这是佐藤要致胜和于死地,把最后能帮助胜和的这笔钱全烧光了。唯有海成回胜和,才有机会保住胜和,于是莫原和茵茵计划让介扬离开胜和。 介扬因最近发生的事,一愁莫展,于是茵茵约他一起藉酒消愁。莫原带着晓荷一同去逛街、放烟花,看着晓荷开心的笑着,莫原心里却是百感交集。 第二天在码头边,茵茵和莫原故意上演深情拥吻,让介扬和晓荷看见,然后又向他们解释,两个人早在广州特训时就已经相恋,等到再次重逢,看见各自都有另一半,于是压抑对彼此之间的感情。

第24集

至豪独自跑到剑道馆刺杀佐藤,却被佐藤击倒,佐藤利用此事来威胁霓桑继续帮他做事,否则将对至豪不利。 茵茵希望海成当上胜和会长后,就把码头交出来,并告诉海成她和莫原的婚事。 至豪匆匆跑来告诉莫原,佐藤那握有一张有关秘密地道的地图,藏在剑道馆的保险箱内,茵茵知道至豪是从霓桑那得到的假情报,于是臭骂至豪一顿。莫原想起光夫曾对自己说过相同的事,决定相信至豪的话。 莫原和茵茵的大喜之日,晓荷和介扬都来到现场,四个人各自黯然心碎。 当晚,莫原独自前往剑道馆找到了地图,但佐藤将地图硬生生砍成了两半。莫原逃出剑道馆后撞见宋伯,宋伯听见远处日军搜捕的声响,抢下了莫原的外套,并告诉莫原,国家的未来和晓荷都要靠他了,说完后便冲向日军,被乱枪打死。

第25集

海成就位这天,不情愿地交出了码头权利书,并告诉茵茵,九龙印在他身上,就算他们有权利书也没用。 光夫意外发现,莫原和茵茵的婚姻原来是个幌子,赶紧和佐藤交换条件,希望佐藤可以安排自己和柳夫人出国,这样他便可以冒死在胜和担任内应。 晓荷在收拾父亲的遗物时,发现满是弹孔的大衣竟是莫原的大衣,心想一定要找莫原问个清楚。晓荷来到胜和,却听见光夫说,莫原正去找佐藤。 在码头,佐藤把介扬抓了起来,并派兵强占了胜和码头。莫原利用蒋先生的电文来向公使施压,提出外交抗议,佐藤却不承认抓走介扬。 佐藤和莫原谈判过程中,茵茵则躲在一处等着莫原的暗号,却全然不觉霓桑埋伏在后头,敲晕了她。正当霓桑开枪的时候,晓荷忽然走了进来,一枪就击中晓荷的臂膀,莫原见状赶紧拉着晓荷逃离现场。莫原和茵茵想用调虎离山之计救介扬,于是将假情报给至豪,让他去告诉霓桑。茵茵将假结婚的真相告诉晓荷,这样作是为了保护介扬和晓荷,莫原依然深爱着晓荷。

第26集

莫原和茵茵讨论计划时被光夫听见,光夫告密,介扬没有被救出。至豪知道自己不仅被霓桑利用,也害了介扬,于是答应莫原再也不与霓桑见面。 晓荷独自坐在院中,拿着介扬的金锁片,心里非常担心介扬的安危,柳夫人看见了,发现这金锁片是失散多年的儿子的,原来介扬是柳光夫和柳夫人的亲生儿子。 此时光夫正在佐藤那论功行赏,还落井下石,羞辱介扬了一番。回到胜和,光夫开心地与柳夫人分享,他得到一笔钱可供柳夫人就医,柳夫人逼问之下得知是用介扬的命换来的,顿时崩溃,说出了秘密。夜里,光夫内心百感交集,提笔写了诀别书后,便去剑道馆救出了介扬,并连络莫原一同来接应。光夫在逃脱过程中受了伤,硬撑着把介扬安全送到家后就断了气。 介扬昏迷一天醒来后,晓荷告诉了他莫原和茵茵假结婚的消息。 佐藤因不满介扬被解救,霓桑又拿到假情报,于是在霓桑面前,一刀将她弟弟的耳朵割下,威胁她赶紧拿到码头权利书。

第27集

介扬得知自己的身世后,内心充满矛盾,他决定要好好和莫原一起孝顺柳夫人。第二天早上,介扬却发现柳夫人带着笑意,寿终正寝了。 霓桑因为受到威胁,不顾一切的冲进胜和,誓言若不拿到码头权利书,将格杀勿论。 海成因没钱上烟馆,于是起了歹念,回到胜和想偷取码头权利书,茵茵告诉他,其实惊涛早在海成十八岁时,就已将九龙印藏在五经当中交给他,只是他不曾发现。 佐藤将霓桑的弟弟带到圣心,想引出莫原,逼他交出码头权利书。 至豪撞见霓桑到药铺买药,发现她有了身孕,知道她受了海成的欺负。 霓桑心急弟弟还在佐藤手里,于是赶去剑道馆,没想到佐藤心狠手辣,趁霓桑抱着弟弟时,开枪杀了他。霓桑失魂落魄的不知何去何从,终究还是回到了胜和,向莫原和晓荷泣诉,晓荷心疼霓桑,便要她安心住下,因为至豪会好好照顾她的。

第28集

佐藤愿意拿五千万日本大和银行债券和海成交换码头权利书,当海成拿到债券转身要走的同时,佐藤竟从后头对海成开枪,海成于是点燃身上的炸药,要和佐藤同归于尽。一阵剧烈的爆炸声,至豪见状大惊,立刻拔腿冲进剑道馆。此时,霓桑正好采买完,发现散落一地的是自己写的家书,又看见弟弟写给她的信,才知道原来其它家人都被杀了。于是气愤的冲进剑道馆,揭穿佐藤所有的骗局,佐藤对着她开了数枪,她仍不在乎。 上级要求莫原他们暂停所有的对日本人的行动,日军也监听到了一切,茵茵担心佐藤会趁机染指圣心。 至豪独自跑去找佐藤报仇,佐藤利用此机会,杀害公使并嫁祸给至豪,让至豪进了牢里。介扬正急着找至豪的同时,警察局长却来到胜和,说明为了调查至豪杀害公使之命案,要求查封胜和,走投无路的他们,只好来到圣心。佐藤准备在圣心举办前公使的追悼会,让介扬和莫原非常不满。介扬因为袭警被逮捕。 茵茵来到布告栏前,看见了今晚要集会的讯息,却又发现莫原的职务被解除。茵茵独自前往四号仓库,发现是佐藤布下的陷阱,介扬和莫原赶紧冲上前去营救茵茵,佐藤将莫原被解除职务的事情告诉了他,莫原难以接受。

第29集

莫原无法接受被解职的事实,自顾自的喝着闷酒,一名身穿风衣的男子,来到莫原面前。晓荷心急的等着莫原归来,莫原似乎有些难言之隐。隔天,晓荷发现不但莫原不见了,还发现码头权利书也消失了,介扬为此愤怒的想拦住莫原,想不到莫原仍坚持投靠佐藤。 佐藤带着莫原来到地牢中,看见至豪双手被吊起,佐藤藉此试探莫原,希望莫原杀了至豪,但莫原却要佐藤留下至豪,好交换介扬。 莫原带着一批日军,来到码头准备接管,还要求介扬三日后一个人独自来码头接至豪。 晓荷假扮侍应生前来刺杀莫原,佐藤见状,立刻指着晓荷准备开枪,莫原撇见,招招直逼晓荷移位,让佐藤无从下手。 介扬坚持独自前往码头与莫原交手,两人展开一场生死斗,莫原发现埋伏的士兵正举枪瞄准介扬,莫原反手擒拿住介扬,将枪射向那士兵,莫原再次攻击介扬,对着介扬连开几枪,介扬便落入水中,不见踪影。莫原要求佐藤遵守约定,杀了介扬就得放了至豪,佐藤答应,便让至豪离去。茵茵和晓荷听见至豪带来介扬死去的消息,也听到号外,日本已取得码头经营权,满脸哀凄,沉痛不已。

第30集

佐藤和莫原来到码头,下令炸开码头地道,莫原这时才明了,原来圣心和码头地道贯通连成一气,如此一来,日军可以直接从码头直通圣心夜袭上海。莫原向佐藤提起可在码头启用典礼时,播映中村死前的纪录片,此建议让佐藤大喜。 介扬意外回到晓荷家,让大家又惊又喜,此时,莫原走了进来。原来这一切都在计划当中,他们准备在码头启用典礼时引爆事先安排好的炸药,将所有到场的驻上海的日军高阶军官埋葬在地道内。 执行计划的前一天,晓荷和莫原、茵茵和介扬成了亲。当天,大家来到地道前,各司其职,不料点燃引信后却迟迟没有爆炸,而日军已经发现有埋伏。茵茵拖延时间让介扬再次去点燃引信,却被日军乱枪击毙,介扬悲痛转身奔入地道,拿了炸药来到仪式会场。一阵剧烈的爆炸后,在地道外的晓荷和至豪,痛哭失声。

精彩剧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