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名师爷

  • 节目ID:7266420
  • 分类:电视剧
  • 类型:历史,历史
  • 导演:袁晓满
  • 国家:中国
  • 演员:吴奇隆、霍建华、严宽、何琢言、王文杰
  • 年代:2012
  • 集数:30  单集时长:47
版权:
海外全权
节目概述

外表谦和、内心坚定的段平,从生活经验入手,分析犯罪动机,从道德伦理、人情世故入手,实据考证:身份奇特,来历神秘,对中华文明礼仪一无所知的孟天楚,运用解剖学、痕迹学、绘画雕塑知识。 机械制造技术等匪夷所思的破案技巧:二人联手用各自不同方式屡破奇案。在紧张黑暗的探案之余,两人明争暗斗,争夺感性辣妹夏凤仪芳心……情场,官场,生死场,谜案,迷情,迷身世。在剧中,二人亦敌亦友,遇到各种扑朔迷离险象环生的惊险案件,并逐一查出凶案的真相。

分集剧情

第1集

这一日,镇海县县衙师爷段平与青梅竹马长大的义妹夏凤仪举办婚礼,与段平存有私仇的山匪陈六扬言要抢走婚宴上最贵重的一件东西。段平如临大敌,为不惊扰宾客,在婚宴周遭秘密布防。自泰西意大里亚远渡重洋而来的孟天楚及其随从辛格因被拒之门外,翻墙入内,恰被段平发现,误为陈六,段平率潜伏的便装衙役遍府追捕。火辣新娘夏凤仪闻讯,不顾闺阁礼仪,奔出洞房,半路成功截获孟天楚二人,孟天楚却对夏凤仪一见钟情。段平与镇海县知县徐海麟在后院柴房会审孟天楚,多年的办案经验让段平迅速排除了孟天楚的嫌疑。但令段平始料未及的是,义父兼岳丈夏一刀却将孟天楚请上婚宴高堂,宣布取消段平与夏凤仪的婚约,因为孟天楚是他的生死结拜兄弟孟良之后,孟良虽已作古,但他与夏一刀当年缔结的指腹为婚的盟约将不会失效。夏凤仪大闹婚宴,负气奔出,稍后就被丫鬟飞燕发现死在洞房之内。

第2集

因抢婚事件丧失警惕的段平如梦初醒,原来陈六扬言要抢走的最贵重的东西不是物件,而是婚礼上的新娘。但是,具备职业观察力的段平很快就识破,身着新娘服饰死在床上的人并不是夏凤仪,而是凤仪闺蜜莫莲。同时,锦衣卫总旗冯轩突然来到,道破此女锦衣卫身份,责令徐知县与段平速速查案。自称在院内回廊被人打晕的孟天楚,因为确凿的凶器物证和衣袖上的新鲜血迹被徐知县判定为最大嫌犯,投入牢中。孟天楚为洗清嫌疑,调包成伤寒死者成功越狱,暗自追踪段平的查案。

第3集

夏府花匠陆老爹是莫莲的父亲,正在给莫莲烧纸上坟,不时流泪叹息。孟天楚一边窥探,一边在纸上画出一幅炭笔素描孟天楚最后添上几笔,画出了跪在墓碑前陆老爹的人形。死去的莫莲墓穴被挖开,一时间,全县沸然,人心惶惶。徐知县束手无策,只能给段平施加压力。坟地,一个黑影将墓挖开,打开盖子,发现里面却是空空。段平孟天楚夏凤仪等人将他围住,此人正是陆老爹!陆老爹道出原委,所有的苦心经营,只有一个目的,即就是为莫莲与他死去的爱郎秦公子配一场约定的阴婚。同时,被段平揭穿了他就是陈六的真实身份,吐露真相,陆老爹伏罪自尽。

第4集

凶手已死,而段平通过勘验莫莲爱郎秦公子尸体,发现其真正死因是中毒!锦衣 卫总旗冯轩提醒段平,年轻人万不可妄下论断,要知适可而止,好自为之。孟 楚虽洗脱嫌疑,但越狱罪名,徐知县欲治罪于他,段平为其开脱,身为化外蛮夷, 不知礼义伦常,莫莲一案,又是孟天楚找到关键性证据,实为有功之人。徐大人 听从建议,命孟天楚诵读《论语》三月,且必须每日向段平求教。婚礼未成, 凤仪把所有的矛头对准了从万里之地贸然闯入的破坏者――孟天楚身上,并故意 在他面前与段平回忆两小无猜的童年趣事,夏一刀暗中撮合两人,并找媒婆给 段平说媒,段平不为所动。孟天楚为了心爱的姑娘,为了学探案,开始发奋学习。

第5集

一起集合了绑架、神秘谋杀和盗尸的连环案又起,在镇海县引发全城恐慌,徐知县给段平下达了破案限期令。段平经过严密推理,分析出了连环杀人盗尸案的基本端倪。他与夏凤仪等人在坟场成功追踪到了一个盗尸黑影,却发现这黑影正是越狱失踪的孟天楚。孟天楚束手就擒,他向段平出示了被害尸身的解剖结果,所有被害人的胃内都有炸穿的小孔和硝石火药的痕迹。段平依据这一重要线索开始排查镇海县的烟花贩子,第二次越狱成功的孟天楚提前追踪到了专为人家红白喜事提供烟花的魏明家中,却被魏明绑架禁锢。魏明将一枚精致的爆竹放入孟天楚口中,就在引线即将燃尽之时,段平率人赶到,捕获魏明,解救了孟天楚。

第6集

从夏一刀口中,孟天楚知道了段平的身世,他跟自己一样有一段孤苦辛酸的往事。为博凤仪一笑,孟天楚做面包,做披萨,做秋千,仍难得凤仪欢心。他又精心设计了烟花盛宴,镇上的男女老少在夏府门前围观,好不热闹。只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浇灭了尚未燃起的烟花,满身雨水的孟天楚,看着伞下的段平与凤仪,像极了一个无助的孩子。面对情敌,段平的微笑永远都淡定自如。因为他和凤仪都相信,若爱一个人就代表着永远。因为生父当年受人陷害,沦为罪臣,半生沉浮官场,最后竟无善终。也连累了段平的童生资格被取消。徐知县答应了夏一刀的恳求,恢复了段平的秀才资格。而凤仪也一心盼着段平考取功名,带她远走高飞。感情之外,孟天楚十分欣赏段平的才能,段平也愿意传授孟天楚探案经验,过程中,他发现孟天楚在研读《洗冤录》。

第7集

就在段平闭关的日子里,城中突发秀才连环中箭案,每一名秀才中箭皆在闹市,而且都有一辆神秘马车飞驰而过。为了不影响段平的举试,夏凤仪和夏一刀皆在段平面前三缄其口。徐知县为显示自己同样具备办案能力,也对段平采取屏蔽,但面对错综复杂的案情,一时焦头烂额。孟天楚赢来了向夏凤仪证明自己的绝佳机会,他成功追踪到了一辆马车,将一块油画颜料掷在马车之上,凭借这个记号辨出马车来自段平好友刘子鸣,并在其府中后院找到物证,刘公子归案,凶案告破,民众欢呼。

第8集

刘子鸣被带到街市案发地,当场示众,以正视听,恰逢段平上街。段平疑惑正欲问个究竟,神秘的马车驶过,刘子鸣猝然倒地,背上插着一支弩箭。段平和孟天楚同时反应过来,二人向马车狂奔追去,终于联手勒住了奔马。捞开帘子,轿厢内是一道悬空的缰绳。这是一辆无人驾驶的马车!段平出关破案,并再次与孟天楚联手。孟天楚再施化验技能,查出指引马车奔跑线路的是一种域外才有的海狸香和棕榈油。段平开始排查全城香料铺,确立最重大的嫌疑人李卫亭。恰在此时,段平获得嘉奖,恢复了秀才的身份,段平亲自现身闹市,接受人们的祝贺。一辆神秘的马车飞奔而来,撞向段平,但他并未倒下,而是转身抓住身后一个人的手,此人衣袖掩藏的手臂上绑着一支袖珍弩弓,正是香料铺主李卫亭!

第9集

孟天楚冥思苦想,用锅盖制作了自行车,不想炫技不成,反倒在凤仪面前落得个车毁人伤;他又去找徐知县,兑现如果破案,就让他担纲县衙刑名师爷的承诺,却也惨遭拒绝。受伤,愤怒的孟天楚,到左佳音的推松酒坊买醉。在路上与一名相士发生口角,相士预言他活不过立秋。接下来的几天之内,两个曾被相士预言死亡的人,都在准确的时间内忽发癫狂,披头散发冲到河边跳下,被涨水的河流冲走,找不到尸身。相士声名大振,找到看相的人排成了长队。段平推演出两名死者都有一系列共同特征,徐知县断定相士有罪,将相士拘捕,但相士的证词滴水不漏,徐知县无奈释放了相士。相士预言的第四个死亡者是专放印子钱的奸商赵有良,相士称赵有良活不过立秋,赵有良万分惊惧,坐在家中等死。

第10集

第三个被预言的孟天楚也病倒了,夏一刀强迫夏凤仪慰问,面对一个将死之人,夏凤仪出于慈悲心,勉强忍受了孟天楚那些胡乱疯癫的爱情表白。立秋之夜,河边的段平和夏凤仪等人看见一个披头散发的白影跳进河里,又从另一侧爬上岸,段平等人急追,却看见披头白影来到了第一个死者家门外,拨开散发,夏凤仪再次看见了孟天楚那招人厌恶的地中海式笑容。段平瞬间明白了全部真相,急忙奔至赵有良家,但庆幸活过立秋的赵有良已在开怀痛饮,忽然心窝抽搐,倒地暴死。案件最终告破,人们纷纷向段平求情,请求赦免涉案者,因为赵有良人神共愤,死有余辜。段平最终选择站在律法一边。段平将赴州府参加秋闱考试,夏凤仪故意使出激将法,与孟天楚打赌,若他能考中乡试,便与他完婚;若不能考中,则去向夏一刀提出退婚。

第11集

连《论语》都背不下来的孟天楚,自知中举无望,不得已想到了作弊之策。考试当日,慷慨奔赴考场。考场内,孟天楚与段平同坐邻桌,孟天楚欲借远视镜偷看段平考卷,岂知段平早有防备,孟天楚哀叹自己退婚已成定局。恰在此时,考场内艾草团失火冒烟,一名老秀才晕厥在地,考卷不翼而飞。主考官查出一个叫石全的秀才为作弊嫌疑者,将其押解见官,却被孟天楚提出有力证据,解除嫌疑,重回考场。在此期间,段平不为所动,专心答卷。不料,没过多久,石全竟然倒地死去,被查出与石全过去曾有纠葛的老秀才被疑为杀人嫌凶。人命关天,段平终于做出艰难抉择,暂时放弃答卷,查寻石全命案。段孟二人再度联手,不仅洗清了老秀才的嫌疑,而且查出石全所隐藏的一个秘密作弊计划,正是这一计划令他丧命,杀死他的真凶是考场内的送水人,背后牵连出一段令人唏嘘的恩怨情债。

第12集

段平因查案被禁止重返考场,令夏凤仪大失所望,段平中举做官,二人远走高飞的计划就此落空,夏凤仪与段平第一次有了争吵。最高兴的人莫过于孟天楚,他主动查案表面是为正义,其实是借机错过考试,因此跟夏凤仪的赌约自动失效。 失意的段平到推松酒坊独自喝闷酒,左佳音体恤,并答应替段平做一回说客。她找到凤仪,表明段师爷才气人品兼具,志向又非俗流,心地纯良通透,希望凤仪要懂得珍惜眼前人。就在这空档,孟天楚又组织镇上的孩子们跳意大利亚舞蹈,还精心制作了意大里亚百褶裙以抚慰凤仪受伤的心。只是满腹心事的凤仪,怎会领情,剪烂了裙子,并严肃提醒孟天楚,尽管跟段平吵架,但他也无机可趁,除了段郎,她谁都不嫁!

第13集

因豪绅名士联名抗议,孟天楚的私人刑名社被强行取缔,无法办案的孟天楚只得在家门外当众雕塑夏凤仪蜡像。接着,镇海县发生了神秘连环杀人案,被害人皆为富二代公子,右手被斩,凶器置于现场,死者身上还有一张诗笺。嫌疑人早早被确定为刚迁来此地的中药铺铺主林瑞之,但他不仅在应对段平的审讯时从容不迫,而且提供了牢不可破的不在场证明。城中富族人人自危,给了徐知县巨大的压力,段平查案始终未有突破,徐知县被迫屈尊,重邀孟天楚出山。孟天楚依据死者尸身上的证据,查出凶手在行凶时左右开弓。与此同时,段平终于破解了神秘诗笺,谜底是四味中药。段孟二人再次联手,潜伏在凶手即将行刺的下一个目标家中,成功守得凶手现身,来人正是林瑞之,但不慎令其逃脱。与此同时,捕快小马前来告诉二人,林瑞之一直坐在中药铺房里,从未迈出门半步。

第14集

段平终于恍然大悟,林瑞之一定有一个双胞胎兄弟。在段平的讯问下,林瑞之终于向段平说出实情,他有一个同貌孪生哥哥,名叫林瑞清,为人阴沉诡异,学过拳脚,林瑞之也一直怀疑是其兄所为,但出于弟为兄隐的儒家训诫,才选择沉默。最终,林瑞之选择与官府合作,答应参与诱捕林瑞清。林府布下天罗地网,静候林瑞清现身。随后,林瑞清果真出现,不过中途发现蹊跷,在逃跑途中坠马被路旁伐过的竹子尖扎死。在探案过程中,同为天涯沦落人的孟天楚和林瑞之结为朋友,林瑞之选择离开镇海这个是非之地,孟天楚为其送行,却因酒醉睡去。段平等人遍寻孟天楚不见踪影,顿觉不妙,凤仪提议去林瑞之城外药铺寻找。

第15集

醒来时,孟天楚发现自己被林瑞之全身捆绑,林瑞之坦言他才是真凶,并且嫁祸给了哥哥林瑞清,并设计令他死于一场意外。林瑞之命孟天楚将右手放在桌上,抽刀砍断,却不见血,正狐疑间,已被躲在屋中的段平等人制服。原来孟天楚的右手是一只蜡像手,他的真手被藏在衣间。林瑞之在铁证面前,只得伏法。徐知县保住了乌纱帽,但过河拆桥,继续禁止孟天楚开办私立刑名社。段平以辞去师爷为要挟力荐徐知县遵守承诺,众百姓鼓噪吆喝,徐知县不得不收回成令,在夏一刀和左佳音的联合举荐之下,正式聘用孟天楚为“准师爷”。孟天楚终于逐渐被镇海县人所接纳,唯独夏凤仪例外,夏凤仪对段平如此纵容情敌的做法大为光火。

第16集

高官高大人来镇海视察,对段平十分赏识,有意将其招为幕僚。在宴席之上,高大人却遭遇不明刺杀。段平顺着左佳音提供的线索查寻,发现高大人的清廉名声背后负有血债,这次刺杀极可能是仇家寻仇。夏凤仪找段平商议,希望借助高大人的力量,解除婚约。但看到高大人另一面的段平对此犹豫不决,再次引发夏凤仪不满。押运官尹正南押运八十万两白银来到镇海县,藏于密室之中。可是,一夜之间,白银尽失,一点痕迹声响皆无,留在现场的,只有一些水和泥土。段平来到现场,段平发现了一个经过粉饰的地道,密室戒备森严,案犯就是利用地道神不知鬼不觉偷走了白银。段平和孟天楚按照地道走了出来,却看不到车辙,思前想后也不知案犯用了什么手段运走了白银。仍滞留镇海的高大人大怒,下令限期彻查白银失窃案。

第17集

经过排查,案犯锁定在了钱庄庄主杨世仁的身上。孟天楚发现,杨世仁可以用木桶做装载工具,一个人滚走全部白银,地道口的新土可以作证。结果,段平在杨世仁家的菜窖里,发现了八十万两白银。白银失而复得,高大人立刻下令将杨世仁收押。就在押运官尹正南重新携带白银准备离去之时,段平查出白银里面灌了铅,白银还在失窃中。段平当场指出,是尹正南在监守自盗。真白银一直没有离开过密室,而是被分化糊在了墙上。在证据面前,尹正南无可辩驳,只好载着真白银被押解进京受审。段平从左佳音那里得到一个惊人的消息,段平不是段宗德的儿子,因为她才是段宗德的女儿。左佳音因父亲段宗德罢官灭族,自己侥幸逃脱,一直在寻查父亲死因之谜,而谜底可能就在镇海县。在段平的追问下,夏一刀终于和盘托出,段平的生父的确是卖货郎段大喜,而段大喜是在二十年前与孟天楚之父孟良的一场争斗中双双丧命的。

第18集

孟天楚感到了段平突如其来的冷落,百思不得其解。有人报案称某晚 路过郊外,发现一个人影在烧野草荆棘。段平赶往现场,发现有一处地方的蓬蒿不够自然,拔去假蓬蒿,地上有明显的火烧痕迹,洒上芝麻油,地上映出了一痕人形,与高大人颇为相似。孟天楚赶到,用做酒的糟浆、香醋和一副新漆桌面令人形上的伤痕毕现,是胸口一处致命刀伤,确定为谋杀焚尸。段平拒绝同孟天楚合作,独自查寻高大人幕后秘密,终于查出高大人得到了尹正南的十万两贿银,便留在了镇海县。不久段平收到一封匿名信,指出高大人私吞脏银。众人搜查高大人所住驿馆,找出了账薄本子和地图……此后,孟天楚等来了一个人,此人自称是孟天楚的生父孟良,孟天楚开始觉得自己的身世存在巨大的谜团。

第19集

段平追查到卖苦力的王力有抢银杀人的重大嫌疑。与此同时,孟天楚经过排查,也确定了王力就是在郊外放火烧尸的嫌疑人。二人几乎同时赶去抓捕王力,却发现王力在家中神秘死去。已将段平视为朋友的孟天楚怀着失落之心来到夏府吃饭,又被因段平与左佳音来往密切而伤心的夏凤仪出言不逊,他坐在夏府门前对着一只过路的小狗倾吐自己的孤独,恰逢夏凤仪经过,孟天楚的泪水,触动了她心中最坚硬的部分。孟天楚再次等来了自称孟良的人,但他断定此人决不是孟良。送官路上,假孟良被飞镖射死。已对孟天楚有改观的夏凤仪接受了他共赏流星雨的邀请。孟天楚情不自禁吻了凤仪,凤仪一时情迷没有拒绝,反应过来抽身离去,流星雨下的吻、码头为她升起的巨幅肖像画,孟天楚的种种举动,让凤仪感到惊慌失措……

第20集

心慌意乱的夏凤仪向段平提出私奔,离开这个纷扰不断的镇海县,段平答应。段平和夏凤仪来到一座专门收留私奔者过路的荒郊客栈,遇见了同为私奔而来的富商牛廷辉和相好杨春兰,落魄公子赵成和温小霞。另一对私奔者鲁明和田金凤发现了段平,田金凤认出段平是她所在的镇海县有名的师爷,以为是来抓捕他二人的。最后一个进店的苏迪,声称来此等待已约定好的情人,但孟天楚看出此人出自衙门。鲁明疑神疑鬼,怀疑段平确是为抓捕他和金凤而来,决定先下手为强,却被段平轻易化解。失魂落魄的鲁明第二天早上被发现死在房内。客栈下令封店,人命关天,段平不能坐视不理,但凤仪提醒他,此时此刻的处境,还是不要插手最好。苏迪亮明自己的捕快身份,审问嫌疑,段平作为嫌疑人受审,他第一次成为了一个被审问者,心中百感交集。

第21集

苏迪早已看出段平是个优秀的办案者,请求段平帮他一个忙。第二天,苏迪被发现死在房中,凶手就在密封的客栈之中!孟天楚和辛格、飞燕三人追踪到客栈,向众人出示了身份公文,查出凶手,孟天楚审问所有相关者。出乎意料的是,段平提出与孟天楚再度联手,因为他确信,苏迪一直在等的那个人就在客栈里。孟天楚前往牛廷辉房内,要牛廷辉打开带来的箱子,牛廷辉死命拒绝,但打开后,里面藏着一具女尸。段平当众说出了苏迪的秘密,苏迪是一个捕快,因忙于公务,家中妻子同人私奔,此后无影无踪,而他一直在寻找妻子,最后确信妻子是死在一个私奔杀手的手上,此人专门骗取良家妇女私奔,用箱子装活人同伙进来再装被害者死尸出去的方法,连环作案。就在段平当众陈述案情的同时,孟天楚悄悄来到赵成的房间,找到了一根有活结的长绳子,便与段平联手推演了赵成是如何制造苏迪密室被杀,以及栽赃牛廷辉的犯案过程,真正的私奔杀手是赵成。

第22集

与此同时,赵成的同伙,其胞姐赵素婷绑架了夏凤仪,孟天楚舍身相救,用自己长在右侧的心脏救了夏凤仪,也救了他自己。夏凤仪将段平和孟天楚的父亲当年双双争斗丧命之事向孟和盘托出。孟天楚的选择是放走段夏二人,他第一次后悔不应破坏他们的感情,如今他要成全他们,了断从上一辈开始的恩怨情仇。而段平认为既然要把一切都放下,那就把所有都放下。他们三个一起回到夏府。孟天楚向夏一刀正式提出解除婚约,这一刻,夏凤仪却无可挽回地爱上了孟天楚。段平因私奔事件被勒令停职,从此他不再是段师爷,孟天楚气急,要为段平去说情,扬言徐知县若不答应,他也甩手不干了。可段平反倒劝阻,要他留下,若再遇见疑难案子,需要他来继续担当。

第23集

失去师爷身份的段平终于明白,他不能失去凤仪,他要重新赢得她的心。他用水墨画、古戏法、红豆、古琴纸鸢、红木梳妆台来重新夺回夏凤仪的芳心,夏一刀和徐知县痛斥段平迷心堕落。镇海县忽发无头案,五十年不见的恶性案件,徐知县对孟天楚委以重任。而此时的段平,却在夏凤仪窗外放烟花,连夏凤仪都对他说,段平,你不要这样。沉迷于破案的孟天楚住在了段平的师爷房中,他变成了另一个段平,不苟言笑,为破案而疯狂。孟天楚起初将无头案设定为单纯的淫妇奸夫合谋杀死老公,但不久之后,竟又连发两起,此案原来错综复杂。孟天楚首先排查了花贼、奸夫等两个嫌疑人,最后依据案发现场必然出现的男人帽子和迷药线索,将嫌疑人锁定为一位布庄女裁缝。

第24集

孟天楚趁夜戴着帽子充当诱饵,遇见街边某家中一个女人向其招手,但醉酒的段平恰好路过,打掉孟的帽子,细数孟天楚罪状,楼上女人闻讯逃走,幸好被巷后的夏凤仪擒住。此女正是布庄女裁缝,但孟天楚发现她神志不清,口中反复念叨着什么。孟天楚对外宣布结案,但暗中布防,抓捕了另一名女人袁芳,袁芳才是无头案的主使真凶,他少时曾被街坊奸污,而众多男人选择视若无睹,连环无头案是她的一件报复计划。大案告破,孟天楚声望日隆,人们迅速遗忘了段平。而段平则在左佳音的酒坊里夜夜买醉,但是有一天,段平忽然变得异常清醒,他将一块令牌掷在左佳音面前,他说,你是个锦衣卫。段平从来没有真正醉过。左佳音承认了自己的身份,她是接替莫莲到镇海县调查一个贪官外逃组织的。段平到夏府找凤仪谈心,他们决定一切从头开始。

第25集

城中连发儿童失踪案,引发全城社会性恐慌。县衙收到一封神秘信笺,称若不让段平出来查案,他还会再杀人。孟天楚重邀段平出山,二人再度联手,只不过这次倒过来了,孟天楚是师爷,段平是个局外人。此案线索极少,证据几乎没有留下,犯案凶手显示出了强大的实力。段孟二人经过目击证人和排查,将卖货郎曹刚缉拿,曹刚令段平想起了自己的父亲段大喜。因证据不足,段孟声称二人不是凶手。但就在查案过程中,段平重新发现了王力的线索,该线索直指夏一刀,段平回忆起不慎将王力的特殊碎银交给过夏一刀的事情,顿感左佳音所言不假,夏一刀似乎与贪官外逃组织存在联系。案件受阻,徐知县将曹刚重新抓回,酷刑以图屈打成招,被段平阻止,因为段平以为,对一个无辜卖货郎的侮辱就是对自己父亲的侮辱,他第一次接受了自己是一个卖货郎之子的事实,并且不以为耻。徐知县对段平的公然冒犯十分不满,意欲停止段平的查案资格。

第26集

目标锁定在富户公子廖凯之身上,但徐知县提醒廖凯之身后有背景,要小心行事。段孟查明廖凯之的可疑之处,却搜不出任何藏匿儿童的关键证据。段平设计以儿童做诱饵,但廖凯之没有出现。徐知县通知段孟二人,廖凯之的叔叔是当朝刑部通判,不得再去骚扰。第二天,又一名儿童失踪,廖凯之有充分的作案时间。段平在没有充分证据的情况下将廖凯之抓捕,比对廖凯之的字迹与那封针对段平的宣战书是否一样,字迹显示几乎没有差别。段平还对廖凯之采取了测谎试验,廖凯之没有通过,段平决定对廖凯之用私刑,连孟天楚都出面阻止。徐知县赶到,当即逐出段平,以证据不足释放廖凯之。第二天,又一名失踪儿童的尸体在河边被发现,孟天楚从现场得到了一个关键证据,前来缉捕廖凯之。但廖凯之家中与之有关的证据线索却消失不见,廖凯之正准备启程前往京城。段平终于崩溃,欲举刀刺杀廖凯之,被孟天楚和夏凤仪死死拦住。徐知县把段平关进牢中,廖凯之扬长而去。

第27集

廖凯之走后,孟天楚终于恍然大悟,失踪儿童是被囚禁在船上,他终于在一艘客船上解救了数名儿童,但廖凯之此时已无影无踪。孟天楚接到了一封书信,信中称廖凯之不是去京城,而会在某日某时刻逃亡域外,会在某条河道某条船上被杀,署名孟良,并叮嘱他不要告诉任何人,也不要尝试破案,只看不说。孟天楚决定前往,他看见了廖凯之在船上被人杀死,杀人者是夏一刀。孟天楚终于相信父亲还活着,并且知道父亲掌握了一个巨大的阴谋。第二封信来了。孟天楚看见都转运盐使司知事周茂仁在船上被小马杀死。但这一次,小马发现了孟天楚。夏一刀忽然强制孟天楚和夏凤仪成婚,一切雷厉风行,这一次抢婚的人变成了刚刚‘越狱’的段平。婚礼无法进行,夏一刀盛怒之下,宣布与段平父子决裂。

第28集

参加完婚宴的左佳音回到酒坊,质疑同行挑酒担的驼背老人,因他酒桶里下迷药,若不是她换了酒桶,所有人都会被迷昏。老人言明他就是孟良!因为徐知县要用婚礼来绑架儿子孟天楚作人质。孟良让左佳音把段平叫来,他要说出真相。段平来到酒坊,孟良将二十年前的往事告诉了他。与此同时,夏一刀也对孟天楚和夏凤仪说出了真相。当初,孟天楚回到了镇海县,徐知县大为惊惶,但夏一刀向徐知县保证,他几次试探过孟天楚,孟天楚对二十年前的事一无所知。徐知县岂能轻易放过孟天楚,为保孟天楚,夏一刀最好的行动就是把孟天楚召为自己的女婿。 但段平和夏凤仪自小青梅竹马,情深爱浓,夏凤仪拒不接受孟天楚,夏一刀筹划受阻,一时没有办法。在一次办案过程中,徐知县偶然知道了孟天楚的心脏生在右侧,回想起二十年前的一幕,徐知县疑窦大生。他决定背着夏一刀,展开调查。假孟良正是徐知县所委派的刺探者。

第29集

二十年前。孟良发现了一条秘密河道,而这条河道是一条非法外逃的必经线路,徐知县暗中将外逃线路透露给有可能潜逃的非法者,由夏一刀负责运送出船,但夏一刀会在船上将这些人杀掉,并侵吞财宝。段大喜也是这个庞大组织中的一员。也正是因为这条河道,引得孟良妻离子散,夏一刀使孟良在徐知县面前假死,才让孟良免于一死。王朝云带着孟天楚趁夜离家,搭上一商船,孟良搭船追寻,但茫茫大海之中,再无音讯。夏一刀为免除徐知县的戒心,收养了段大喜尚在襁褓的儿子段平为义子。段平懂事之后,夏一刀告诉段平,他的父亲叫段宗德,是一个遭受罢官灭族的官员,段平若想保全自己,就不要再问及此事。贪官外逃计划继续执行。徐知县欣赏夏一刀在组织里举足轻重的作用,帮助夏一刀捐了一个员外,摆脱了屠户身份。

第30集

锦衣卫分别包围了徐知县和夏一刀的住宅,左佳音捉住了徐知县,但惊讶地发现徐知县是由孟良所扮。绿纱湾,秘密河道的船上,夏一刀看着徐知县,孟良完美的复仇计划在于――他一手设计了左佳音来抓捕,再通风报信给夏一刀和徐知县按照二十年来他们给别人设计的线路出逃,徐知县将得到他三辈子也花不完的金银,但他是这条船上唯一的贪官。而夏一刀一生的宿命就是,杀掉贪官。他是一个固执而忠实的杀手,他必定会强迫症似地执行他每一次的任务。徐知县的血溅在午后阳光的甲板上,充分地享受了他自己设计的死亡仪式。这时候,夏一刀现身他说出了最后一个真相,杀死段大喜的人是他。段平二十年来都把杀死自己父亲的人当作父亲,残酷的事实令所有人都崩溃决堤。夏一刀笑着用屠刀结果了自己。回到县里,段平,孟天楚等人被锦衣卫指挥使刘挚抓捕,危机时刻皇上出现,将刘挚缉拿……皇上欲提拔段平被婉拒,段,孟两人继续留在镇海县成为一对师爷搭档。不久之后,又一场婚礼要在夏府举办……



系统检测您已登录,状态已更新

确定
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看不清楚
联系我们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