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仪天下

  • 节目ID:2003063
  • 分类:电视剧
  • 类型:传奇,历史
  • 导演:黄键中
  • 国家:中国
  • 演员:袁立/黄维德(中国台湾)桑叶红/吴军
  • 年代:2008
  • 集数:33  单集时长:47
版权:
全球版权
节目概述

故事讲述了在西汉本始二年(公元前72年)开始的一场在男权社会中,后宫嫔妃为争夺至高权利而展开的纷繁斗争。

政君心地善良、心思机敏。因祸得福的她,最先获得上天的垂青――成为太子妃,怀有身孕。傅瑶年幼即在辗转无依的环境中尝尽艰辛,炼就了争强好胜,为出人头地不惜一切手段的坚强意志,不甘人后的她,很快获得太子垂青,诞下子嗣。然,按照汉朝祖制,太子的第一个男嗣将被立为嫡太孙,傅才人看着尚在襁褓里的儿子,感叹他来得不是时候,她知道,从今往后,自己与政君之间,已经不仅仅只是争宠,还有夺嫡……

分集剧情

第1集

一位年迈的老人步履蹒跚地走在宫廷殿宇之间。她就是王政君,这位“历汉四世为天下母”的传奇女子的一生充满了坎坷、荣耀、不幸、传奇的一生,还要从她的母亲说起……  西汉宣帝时期,李美人因被害流产而神智不清,从高楼之上坠落自杀。刚巧落在出行的许皇后面前,许皇后受惊过度,一病不起。  王夫人与好友淳于夫人同为后宫女医,由于医术高超,深得许皇后与大将军夫人霍显赏识。霍夫人为让女儿当上皇后,威逼淳于夫人帮其杀害许皇后。为保女儿性命,淳于夫人在皇后临产时往药中下毒,致使皇后难产血崩。危难时刻,为保住太子,许皇后毅然选择放弃自己的生命。  事后,王夫人发现淳于夫人的异常之处,劝其自首,无奈好友苦苦哀求,出于同为人母的怜悯,王夫人答应为其保密。

第2集

公孙夫人发现许皇后之死另有内情,宣帝大怒,彻查此事。王夫人一行被打入大牢,淳于夫人带着女儿躲藏起来。王夫人被释放,但她不知是计,找到了淳于夫人。淳于夫人误会其出卖自己,便诬陷其为同谋。问斩当日,面对着女儿王政君,王夫人为保尊严,在行刑之前她选择了自尽。而淳于夫人之女淳于瑶眼见母亲和姐姐惨死面前,她对王政君母女的仇恨种子就此埋下。  时光荏苒,十五年后,命运再次将这两个女孩拴在了一起。  政君与改了姓氏的淳于瑶都进宫成为了家人子,并与冯媛、王昭君、李元儿分到一起。五人一同面对皇宫里的酸甜苦辣,情同姐妹。后来,瑶得知政君是“仇人”之女,当日家人被害的情形历历在目,仇恨的种子终于发芽了。  一日,众人放风筝,不料风筝断线飞入上林苑,政君一人去捡风筝而被当时皇帝的宠妃张婕妤逮到,被带到其住处漪兰殿,命运未卜。

第3集

瑶等四人有幸伺候皇帝出游,但因地位低微,连皇帝的背影都没有见到。众人失望之余却意外遇上了风流乐师萧育,瑶对其产生好感。  张婕妤欣赏政君的心灵手巧,命其每日来漪兰殿侍候自己。众人得知政君的经历后十分羡慕,瑶却暗中嫉妒。  五人在偶然的机会下,遇到一老妪,其预言五人中将产生一名皇后,当晚,懵懂少女各怀心事,彻夜难眠。  众人在逛市集时再次遇到萧育,政君虽然表面上对其轻浮十分不屑,但心中亦如鹿撞。回到房中众人得知,张婕妤命政君去做七夕香囊,并可以带一人同行。众人明白,能跟着皇帝跟前的红人就有可能接近皇帝。元儿、媛和瑶各自讨好政君,希望同去。最终,政君被元儿的诚心打动,选择了元儿。瑶心生怨恨,希望能将她们赶出皇宫,扫平自己前进的障碍。  瑶用计诱使元儿和政君私放河灯,并暗中偷换了河灯。

第4集

瑶偷偷在政君为张婕妤制作的香囊中放入奇痒花粉,引起张婕妤面容红肿,其大怒,将政君、元儿二人打入暴室。加之私放河灯,使张婕妤和浊舍人认定事情必有幕后主使。隧对元儿和政君严刑逼供,元儿说出放河灯一事是从瑶处得知。瑶为自保,向浊舍人揭发了元儿是已故李美人侄女的身世。  由于李美人生前是张婕妤的死对头,元儿知道自己已无生路,便揽下全部罪名,跳楼自尽。此事引起了皇后的重视,派公孙夫人来调查,救了政君一命。  张婕妤无奈,只得派浊舍人将政君发配到暴室。冯媛被瑶煽动,误会政君陷害元儿,面对朋友的责难,政君有苦难言。在暴室里,政君身心备受折磨。

第5集

暴室的啬夫受到浊舍人的指使,故意为难政君,并将其关进监室,不给其吃喝。  瑶收买张婕妤的贴身婢女琼儿,以便接近张婕妤,并忍受屈辱地讨好她,最终得到张婕妤的赏识。但她每日被良心谴责,夜夜恶梦。一日,瑶偷偷去祭拜元儿,被媛发现,媛察觉出了蹊跷。瑶从萧育处等到启示,不再对元儿的死感到愧疚。  媛得知政君处境不妙,为了救她,媛向萧育求助,萧育因对政君很感兴趣,于是答应帮忙。  萧育给政君送去药和水,并鼓励其坚持下去,政君很是感激。

第6集

媛看望政君,讲出自己怀疑傅瑶才是陷害元儿的凶手,并告知其将被释放的消息。媛和昭君都因政君的平安归来而高兴,众人和瑶不再像以前一样亲密。  政君被派去上林苑当差时见到太子刘奭与其司马良娣,很是羡慕他们的恩爱。不久,司马良娣在生辰之日被人施计吓死,太子刘奭痛不欲生,并发誓不会再爱任何女人。  一日,政君误会一妇人要自尽,上前阻止,交谈中,妇人对政君产生好感。政君去找萧育,感谢其在暴室中给予自己的帮助。萧育单方面和政君定下不见不散的约定,政君因为担心其有危险而赴约,却因误会萧育是故意戏弄自己而气愤离去。  太子因失去爱妃整日无精打采,为抚平他受伤的心,皇后决定为其选出太子妃。画师开始为家人子们绘制肖像,各宫也都开始推荐人选。

第7集

宫中的各派势力均在为掌控太子不遗余力地努力着。瑶请求张婕妤帮助自己成为太子妃。而政君这边也被公孙夫人将其列入太子妃候选名单。  为了进入太子妃候选名单,媛拿点心贿赂浊舍人不成,又去贿赂画师毛延寿,但被其戏弄,媛气不过,带昭君去评理。毛延寿被昭君和媛教训,怀恨在心。媛一气之下去找公孙夫人大闹,闯下大祸,政君为其求情,公孙夫人被她们的姐妹情谊感动,将媛列入候选名单。  政君、傅瑶、冯媛三人各自大选做准备,瑶却在临行前偷走了政君的吉品。政君发现吉品不见向浊舍人请求回去寻找,为了让其错过大选,浊舍人答应。  眼看时辰降至,政君在绝望中的遇上了萧育,萧育帮她找来吉品和衣物并送其到太子宫让其赶上了大选。  政君惊喜发现当日自己所救的妇人就是王皇后。无心选妃的太子刘奭注意到政君的吉品,原来这个吉品充满了他与司马良娣的回忆。

第8集

政君按萧育的嘱咐让刘奭认为其出现是天意,政君最终被选为太子妃。王皇后向政君表示自己对其的喜爱。瑶请求张婕妤再给自己一次接近太子的机会,张婕妤答应。  新婚之夜,醉酒的太子刘奭将政君当成了司马良娣的代替品,让政君倍感伤心。  看到高高在上的政君,瑶深感到命运对自己的不公,萧育安慰她,让其十分感动。媛也因未能入选而自暴自弃。  张婕妤将瑶送给上官太后做婢女,瑶利用自己的聪明和勇敢,一步步得到上官太后的信赖和喜爱。由于对司马良娣的怀念,刘奭并不重视政君,政君却处处努力希望能得到其认同。

第9集

王皇后知道政君的身世,并为其隐瞒。在政君的努力下,刘奭被政君的诚心打动,接受了政君。  瑶借刘奭看望上官太后之机,以琴声成功吸引刘奭。这一切被教瑶抚琴的萧育看在眼里。萧育也不得不佩服瑶的心机。从此太子便常以看太后为名与其私会。  萧育被派出使西域采乐,受命后,他善意告诫政君要警惕身边的人。政君察觉到了刘奭的异常,跟其同去上官太后住处,最终发现了其与瑶的私情。刘奭对政君感到愧疚,但仍表示希望其能与瑶和睦相处,政君无奈下答应。

第10集

成为良娣的瑶入住太子宫并顺利得到太子全部的宠爱。但是瑶感到王皇后并不喜欢自己,便向刘奭请求,让政君劝王皇后接受自己。善良的政君竟然答应了。  瑶与萧育打赌,让其在前往西域之前诱惑政君,希望借此除掉政君。在诱惑政君过程中,萧育渐渐发觉了政君身上与众不同的特质,并深深被其吸引。瑶却暗暗嫉妒政君与萧育的亲密。  七夕之夜,刘奭放下政君选择与瑶共同度过。瑶故意让萧育给政君送去刘奭为自己所写的曲谱,给萧育制造机会。政君在伤心中独自度过七夕。萧育看到悲伤的政君很是心疼,却只能安慰她。萧育开始明白他自己已经爱上了政君。

第11集

真心爱上政君的萧育,放弃了和瑶的赌约,并向政君表示要带其离开皇宫,却发现其已经永远不会属于自己了。  萧育远赴西域,政君怅然若失。  政君有了身孕,刘奭欣喜,备加关心政君,从而冷落了瑶。瑶对此怀恨在心,经张婕妤指点,决心暗中害死政君的孩子。  瑶暗中做手脚害政君从楼梯上摔下,险些流产。公孙夫人发现瑶送给政君的玉像内有诅咒人偶,于是开始调查瑶,发现其原来是淳于夫人之女淳于瑶。公孙夫人将瑶的身份告诉政君并给其讲述了当年的事情。瑶得知自己的身世已经暴露,便直接向政君摊牌。

第12集

瑶向政君表示自己对其十分憎恨和厌恶。瑶有了身孕,刘奭重新回到其身边。  七夕之夜,政君去明渠祭拜元儿,与同样来祭拜的瑶不期而遇。两人争执中,政君落水。  政君产下一位皇子刘骜。  政君向皇帝道出瑶的诡计,刘奭误以为政君心胸狭隘,未予理会。  刘奭偶遇媛,对其产生好感并被媛的活泼纯真所打动,封其为孺子。  宣帝驾崩,张婕妤随其而去。政君被立为皇后,瑶产下一子刘康,媛也有了身孕。瑶因不满和媛平起平坐,央求刘奭封其为昭仪,媛为婕妤。  瑶搬入张婕妤从前所住的漪兰殿,并将琼儿留在自己身边。  五年后,刘奭又有了新宠妃,刘骜、刘康和媛的儿子刘兴也都渐渐长大。

第13集

被立为太子刘骜与刘康兄弟情深,但两人性格却截然不同,刘骜顽劣不思进取,刘康聪颖好学且温文有礼。  政君望子成龙,对刘骜要求甚严,却换来其越发的反叛,瑶却乐见政君母子不和,时常从中挑拨。  刘奭命出使西域回京的萧育为太傅,其成功管住刘骜,并激发了其进取心,政君很是感激。瑶感到刘奭对自己已不再重视,为了让其重新回到自己身边,瑶在驯兽表演前夕收买苑囿丞。黑熊在表演时失控,众人各自逃跑,萧育救下政君母子。媛在危急时刻舍身保护了刘奭,使其大为感动。

第14集

媛因黑熊事件再次得到刘奭的宠爱,被封为昭仪。瑶愤恨无比,辛苦谋划却为他人做嫁衣裳。瑶的哥哥傅子元因不愿远离瑶,便偷偷入宫成为宦者,瑶心痛之余只得将其留在身边,让其照顾自己。  刘奭对刘骜的进步很是满意。眼见政君母凭子贵如日中天,瑶便请萧育帮助自己,不料被其断然拒绝,看到萧育对政君的感情使瑶越发嫉恨政君。  萧育之父萧望之由于其桀骜不驯,耿直固执的性格得罪了刘奭。萧育劝其父不要给刘奭难堪,被其叱责。佞臣石显借机进谗言,要捉拿萧望之,给其个教训。  政君得到消息后,去找萧育,希望其可以去阻止。

第15集

政君解救不急,萧望之因不肯受辱而自尽身亡,临死前与萧育消除了长久以来的父子矛盾。  刘奭很后悔自己害死了萧望之,为了补偿,封萧育为御史中丞并承袭其父的爵位。政君安慰萧育,萧育十分感激,许诺帮助政君辅佐刘骜。  瑶苦思扳倒政君的办法,以图借萧育和政君的谣言打垮政君,登上皇后宝座。  刘奭听信谣言,以为捉奸成双,软禁了政君,意欲废后。但面对政君坦荡言辞,刘奭接受了其谏言,答应彻查谣言一事。  瑶得知自己的计划失败,杀死了琼儿,将罪名推到其身上。风波就此而止。  匈奴要求和亲,昭君自愿请缨。

第16集

政君、瑶、媛三人送其离京,众人都因离别而伤感,抱头痛哭。各自结缔暂时消除,仿佛回到了同甘苦的少女时代。  刘骜、刘康和刘兴都已长大成人。情窦初开的刘骜与宫女银欢一见钟情。瑶和公孙夫人都察觉到了此事。公孙夫人向政君禀报了此事,政君怕刘骜和银欢会做出淫乱宫闱之事,命其严加看护他们。  刘骜与银欢两情相悦,刘康也对银欢很有好感。政君将许娥送到刘骜身边,希望借此避免刘骜犯下大错。刘骜得知与许娥的相遇是政君的安排后很是失望。  政君无奈,只得将银欢送去媛处,为了寻找银欢,刘骜竟深夜闯宫到媛处要人,并因感到政君对自己的干涉而气愤。  瑶看出刘骜对银欢的重视,决定加以利用。使其做出荒唐事而被废。

第17集

瑶将银欢送回刘骜身边,希望引其做出淫乱宫闱的事情,使儿子刘康借机登上太子位。  刘骜因不满政君对自己感情的安排,特意冷淡许娥,使其十分伤心失望。  年少懵懂的刘骜和银欢最终还是做出错事,政君为了保守这个秘密,让银欢逃离皇宫。瑶劫走银欢,引来刘奭,希望让其得知刘骜和银欢的奸情,借此将刘骜赶下太子之位。刘康因为也喜欢银欢,所以背着瑶放了她,瑶大失所望。  瑶派人追赶,银欢马车翻落山涧。刘骜因误会政君派人杀害了银欢而憎恨政君。  为避免叛逆的刘骜再次做出荒唐举动,政君将许娥赐婚给刘骜。刘骜被迫与其成亲,但因其将对政君的不满转移到许娥身上,所以对许娥十分冷淡。

第18集

政君很是喜欢许娥的贤淑,仿佛在她身上看到了以前自己的影子。  刘奭病危,有心改立太子。各宫纷纷出动,希望能够左右刘奭的心意。但是刘奭除了媛、萧育和石显以外并不接见任何人。  瑶收买石显为刘康制造机会。而萧育决心帮助政君,保住刘骜的太子之位。  刘康得到机会接近刘奭。政君之兄王凤为了拥护政君与刘骜,与拥护刘康的石显各自带兵,在皇宫外对峙。  万分紧急的关头,萧育为了政君,擅自闯宫,冒死向刘奭进谏,使其收回废太子之心。  刘奭驾崩,刘骜登基称帝。政君当上太后,未止后宫风波,当日便命瑶、媛尽快前往各自封地。

第19集

瑶因不愿前往封地而病倒,刘骜恩准其暂时留下,政君无奈答应。  刘骜对班恬产生好感。政君也欣赏班恬的聪慧,便准其进宫,让其入住瑶所居住的漪兰殿,刘骜知道政君是在借此逼瑶离开,十分不快。  媛带刘兴前往封国中山。由于瑶的坚决不肯离去,政君只能使用强硬手段逼其离开。被逼急了的瑶偷偷要放火,想烧死政君,但恰巧其放火之时,政君听说许娥有孕赶去看望,才幸免遇难。  瑶的哥哥子元察觉瑶放火一事,为了保护瑶,留下劝其离开皇宫的遗书后,向王凤自首,揽下放火一事,并在狱中自尽。

第20集

瑶在痛失亲人的悲伤中离开京城。但心中却暗暗发誓要再回京城,夺得皇位。  在前往封地的途中买下了赵宜主、赵合德姐妹,并十分用心培养她们,以图日后大计。  政君封班恬为婕妤。许娥的孩子胎死腹中。政君母子的关系越来越恶劣,并因政君的干预导致刘骜对许娥越发冷落。  五年后,赵氏姐妹都成长为了一代绝世佳人,并都对刘康很有好感。宜主和刘康两情相悦,引来合德的嫉妒,更引来瑶的扼制,宜主答应瑶不再接近刘康,但要求更名为飞燕,以作纪念。  瑶将丁姬赐给刘康,并促其婚配。  京城中,王凤仗着政君的关系在朝中独揽大权,无视刘骜,甚至为了故意装病不去上朝,刘骜则将这一切归咎于政君。

第21集

刘骜对王凤的独揽大权越发不满,更加气愤其对自己的无视,便在其装病不上朝之时,将计就计命其告老还乡。  王凤带动满朝文武不上朝,向刘骜示威,政君摆平此事,却并没有得到刘骜的理解,很是心寒。  飞燕和刘康都难以抑制自己对对方的思念,备受煎熬。  政君的弟弟王商因凿断了龙脉,引起龙颜大怒。政君的父亲和兄长以死向政君求情,政君无奈,只得保下王商,却深深的感到愧对刘骜。

第22集

刘骜因政君包庇外戚而生气,去阳阿公主处散心。  刘康为于飞燕在一起,决心放弃身份地位与其私奔,瑶为了阻止此事,命飞燕提前前往阳阿公主处,将其献给刘骜。刘康得知后,急忙赶去,但最终未能阻止,无奈下与丁姬成婚。  瑶在飞燕入宫前交给其一种养颜药,嘱咐其经常使用,并安排樊夫人在宫中辅佐她。飞燕入宫后恃宠而骄,完全不将他人放在眼里。许娥之姐许谒对此甚为不满,向政君抱怨,但刘骜被飞燕迷惑,处处偏袒,政君也对其不可奈何。  瑶借刘康病重为由,请求回京为其医治。刘骜见到刘康的病情,心痛不已,留其在宫中治疗。

第23集

瑶将合德带入皇宫,并安排其接近刘骜。合德利用自己的心机和容貌,顺利吸引了刘骜,使其渐渐冷落飞燕独宠自己,飞燕心生妒嫉,樊夫人借机挑拨其姐妹关系。  丁姬为刘康产下一子刘欣,瑶将其抱走亲自抚养,并禁止丁姬接近,令其痛不欲生。  合德故意告诉飞燕刘康将要不久于人世的消息,引其去探望,让刘骜知道他们的关系。  听闻刘康弥留,刘骜赶至,并撞见泣不成声的飞燕。刘康临终前拜托刘骜善待飞燕。  瑶对刘康的死很是伤心,将夺帝位的心愿寄托在刘欣身上。  赵氏姐妹横行后宫,许娥为维护自己的皇后地位和尊严,请班恬为其写奏折上书刘骜,不料反而引起其大怒,赵氏姐妹欲借此机会除去许娥。

第24集

许谒为了让妹妹许娥得到刘骜的重视,让许娥请术士作法。樊夫人暗中安排巫蛊人偶,并引人发现术士。赵氏姐妹借机向刘骜进谗言诬陷许娥,刘骜信以为真,欲严办许娥。  由于赵氏姐妹的挑拨,刘骜去找政君,逼其做出决定。为保住许娥性命,政君只得废黜其后位将其囚于冷宫,并让班恬搬入自己寝宫。  王凤去逝,临终前将王莽、淳于长托付给政君。  合德有意让刘骜立飞燕为后。刘骜却因政君不同意立飞燕为后的事情而动怒,并将帮政君劝谏自己的刘辅抓入牢中。瑶派樊夫人拉拢淳于长,让其助飞燕成为皇后。

第25集

淳于长说服政君立飞燕为后。刘骜大喜,重用淳于长。  封后并未使刘骜更加重视飞燕,这让飞燕感到十分委屈。武骑侍郎燕赤凤因救上落水的飞燕而获准可以自由出入皇宫,而赵飞燕却成了燕赤凤眼中的猎物。  太皇太后仙逝,政君、瑶、媛三人再度聚在一起,瑶显得内敛且知足。媛看不惯赵氏姐妹的行为,帮政君去教训她们。  被废后,许娥生活潦倒凄惨,许谒不忍妹妹受苦,便去求淳于长帮助她们。班恬和政君对许娥的现状十分心痛,却无能为力。  在樊夫人的挑拨下赵氏姐妹的关系更加恶化。赵氏姐妹得知瑶让她们服用的养颜药其实是会使她们不孕的毒药。飞燕去质问瑶,瑶也坦白告诉其自己的目的就是让刘骜没有子嗣,而后更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第26集

瑶威胁飞燕继续做自己的棋子。合德对瑶的作为却并不在意,劝飞燕要及时行乐。  瑶、媛离开京城后,政君得知赵氏姐妹可能是瑶派来的,便派萧育去定陶查探。  瑶因媛的无心之言,勾起对刘康的思念,孤独痛苦的她找萧育倾诉,却没有得到他的回应。萧育探出赵氏姐妹在瑶处居住过,瑶也向其摊牌,告知其赵氏姐妹确实是自己送给刘骜的。  萧育将这个消息告诉政君,并提议撮合班恬和刘骜,早日产下太子好除去赵氏姐妹。燕赤凤安慰寂寞的飞燕,使其最终接受了他。  许谒为了妹妹,向淳于长献出自己的身体。

第27集

淳于长去见许娥,向其索要信物和打点所需的钱财。淳于长向刘骜提起许娥,引起其反感,便不敢再提。  刘骜发现飞燕于他人有奸情,但并未当场点破。合德得知姐姐犯下大错,便以死为其求情。合德将燕赤凤调到自己的寝宫,并故意让飞燕看到自己和其的亲昵行为。飞燕气愤绝望之下,决心报复刘骜的冷落并结束自己痛苦的生活,她故意引刘骜当场发现自己与燕赤凤的奸情。刘骜大怒,当场杀死了燕赤凤。合德为救飞燕,再次以死相求,求刘骜保住飞燕的后位和性命。刘骜因不愿失去合德只得不再追究。

第28集

刘骜求政君放过飞燕,政君答应但要求其不准再接近赵氏姐妹。  得知飞燕的事后,许娥感到政君对自己十分不公,对其彻底绝望。政君希望用班恬挽回刘骜的心,将刘骜引向正路,便送其去刘骜身边。班恬因难以忍受刘骜的冷漠于误解,而选择结束生命,被人救下。  得知班恬自尽的消息后,刘骜十分自责,决心从此善待班恬,并向政君做出保证。  赵氏姐妹得知班恬再次获得了刘骜宠爱后,感到政君是想借其除去她们俩人,为了保住地位,两人向瑶求援。

第29集

由于瑶没有即时给她们消息,赵氏姐妹决定自己采取行动。飞燕拦下刘骜,求其看在过去的感情上与自己再共度一夜,刘骜答应。不久后飞燕声称自己有了身孕,合德知道这是飞燕谎言,并没有当众揭穿,反而帮其隐瞒,但是对于飞燕的不坦诚相告感到气愤。  依旧深爱合德的刘骜,再次回到其身边。  许谒为了妹妹,催促淳于长尽快帮助她们离开冷宫,并让其帮助开导许娥。  淳于长借看望许娥之机,将其强暴。许娥无意中遇到刘骜,感到其对自己的冷酷,大受打击。  飞燕极力隐瞒假怀孕一事,并在得知班恬也有了身孕后向合德求助。

第30集

刘欣病倒,丁姬心急如焚,瑶独自看护刘欣,不让其母子相见。瑶最终被丁姬的诚心打动,在刘欣的病痊愈后允许让其接近刘欣。  合德派樊夫人探知许娥与淳于长有染,将之告诉刘骜,刘骜大怒,赐死了许娥和淳于长。  瑶在发现刘欣对丁姬的依恋后便再次禁止了她们的接触。  合德借许娥一事诬陷班恬也与淳于长有染,鼓动刘骜将其抓去审问。政君全力保下班恬,对其和许娥的事表示十分愧疚与难过,并鼓励班恬为了孩子忍耐下去。

第31集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即将“临盆”的飞燕无计可施,合德帮飞燕出宫寻找可以假冒皇子的婴儿,被樊夫人发现,并报告给瑶。  为了确保刘欣能登上皇位,瑶暗中派人将合德找到的孩子杀死。赵氏姐妹发现送进宫的孩子已死,只得假装流产。  瑶偷偷进宫,指使赵氏姐妹杀死班恬的孩子以保住她们现在的地位。  合德骗刘骜杀死班恬的孩子,刘骜不肯,合德竟然亲手将婴儿杀死。为了保护合德,刘骜揽下此事。政君看到死去的婴儿悲痛欲绝,对一心包庇赵氏姐妹的刘骜感到失望。政君向班恬瞒下此事。  母子连心,班恬深夜闯宫去找刘骜,得知了事实。

第32集

失控的班恬要杀死刘骜为自己的孩子报仇,政君赶来救下刘骜,却没能阻止班恬自尽身亡。  因为没有子嗣,刘骜要从皇弟刘兴和侄儿刘欣中选出一个皇位继承人。刘骜对于同刘康相貌相似且才智过人的刘欣很有好感。瑶为了保证刘欣能顺利成为皇位继承人,让合德帮其说服刘骜。政君为了不让瑶得逞,去劝说刘骜选择刘兴,但最终没有成功,刘骜将刘欣立为太子。  刘骜因纵欲过度而死在合德裙下,临终前他在政君面前悔过。  合德得知瑶派解光将她们姐妹的罪行上奏给了政君,便决定牺牲自己以救飞燕。

第33集

合德向政君供认了所有罪行后自尽身亡。飞燕得知后找瑶报仇未果,便将其所指使她们做的一切告诉了政君。  政君为了不让瑶掌权,与萧育商量废黜太子一事。  萧育决定联合王莽和丞相翟方进一同夺储,却被瑶设计。瑶劫持王莽和翟丞相逼他们供认政君是夺储的主谋,想借此让政君交出皇权。  萧育为了保护政君,独自揽下密谋夺储一事。  行刑前夜,瑶去狱中看望萧育,希望他放弃政君回到自己身边,被其拒绝。政君也去看望萧育,萧育借最后的机会对政君说出了多年来深埋心底的感情,政君即感动又痛苦。  在刘欣即位之时,政君以祖制逼瑶离开。



系统检测您已登录,状态已更新

确定
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看不清楚
联系我们
X